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

||||||
周伟驰:托马斯·阿奎那著作全貌    2015年4月24日 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

托马斯虽然只活了49岁,而且其写作集中于最后20年,但他的著作质量和数量都是极其惊人的。下面,我们根据著名托马斯专家I.T. EschmannWeisheiplEmeryTorrell等人的工作[1],列出托马斯全部著作的名称,并对其做简要的说明。

 

按其主题、形式和内容,托马斯的著作一般分为下面九类:

 

神学综论(Theological Syntheses

争议问题集(Disputed Questions

圣经评注(Biblical Commentaries

亚里士多德著作评注(Commentaries on Aristotle

其他评注(Other Commentaries

论战著作(Polemical Writings

论文(Treatises

书信和特约稿(Letters and Requests for Expert Opinion

礼仪作品、布道、祷告(Liturgical WorkSermonsPrayers

 

下面依次列举。

 

神学综论

 

《〈章句集〉注疏》(Scriptum super libros Sententiarum

1252-1254年,托马斯在巴黎大学做学士时以伦巴德《章句集》四卷作为教材教学生,为此书做的一些评注,里面已显露一些托马斯自己的神学思想。这本书的篇幅很长,甚至长过了《神学大全》。

 

《反异教大全》(Summa contra Gentiles

共四卷。前三卷讨论人的理性可获得的真理:理性关于上帝可知道些什么(I);创世行动及其效果(II);神旨与神治(III)。第四卷讨论超出自然理性范围的基督教信仰,如三位一体、言成肉身、圣事、末日等奥秘(IV)。第一卷前53章写于1259年他在巴黎教学时,其余的内容则于1260年开始于意大利,其中第四卷完成于1264-1265年他动身去罗马前。

 

《神学大全》(Summa theologiae

托马斯最后七年一直在写作《神学大全》。他在教授《章句集》的过程中感到有很多不满足的地方,因此准备按自己的想法写一部大全。《神学大全》的第一部创作于罗马时期(至12689月)。第二部写于巴黎时期,其中第一分部写于1271年,第二分部写于1271-1272年。第三部则可能开始于巴黎(1271-1272冬天),编好则是在那不勒斯(1273126日),在那天他停止了写作。这部著作没有完成,停在了关于告解的那篇论文上(第三部的第90个问题),后来他的弟子从他早年的《<章句集>注疏》里取来一些相应的内容作为“补充”。《神学大全》是托马斯的最主要著作,对天主教神学和西方思想有巨大影响。

 

争议问题集

 

《论真理》(Questiones disputatae de ueritate

《论真理》写于托马斯作为硕士在巴黎教学期间(1256-1259)。共有29个问题,253个题款(articles)。它的得名来自第一个问题,但实际上里面的内容五花八门,相当丰富,大致可分为两类:真理和知识(qq.1-20),善和对善的渴求(qq.21-29)。其中关于认识论、自我意识、心灵结构的探讨显示了托马斯有非常精深的哲学功底和敏锐的洞察力。

 

《论能力》(Questiones disputatae De potential

它写于托马斯在罗马逗留期间,可能是在第一年(1265-1266),写于《神学大全》第一部之前。得名来自于第一个问题。它可以分为两组问题:前六个问题探讨上帝的能力,后四个问题则属于三位一体神学。

 

《论灵魂》(Questio disputata De anima

写于罗马逗留期间(1265-1266),在《神学大全》第75-89问题之前。里面探讨的关于人的灵魂的问题当然后来也反映在《神学大全》里了。

 

《论灵性受造物》(Questio disputata De spiritualibus creaturis

亦写于罗马逗留期间,很可能是126711月至12689月之间。题目中的“灵性受造物”指人和天使。

 

论恶》(Questiones disputatae De malo

总体写作时间难定,不过其中部分问题的日期是可以确定的,大多写于1266-1271之间,主要是在巴黎。题目来自第一个问题,其他问题也均与恶有关,其中有谈到罪及其原因(第2-3问),原罪及其惩罚(第4-5问),人的拣选(第6问),小罪(venial sin,第7问),死罪(第8-15问),魔鬼(第16问)。

 

论美德》(Questiones disputatae De uirtutibus

写于托马斯在巴黎的第二次教学生涯末期,1271-1272,跟《神学大全》第二部第二部分同时。它包括36题款,讨论了信、望、爱三大神学美德和四大基本美德。

 

《论道成肉身的统一》(Questio disputata De unione uerbi incarnate

可能写于1272年巴黎。其第四题款跟《神学大全》IIIa q.17 a.2相关联,涉及基督里面存在(esse)的统一性,因此两者的写作时间应该是同时的。

 

圣经评注

 

《〈以赛亚书〉字义阐释》(Expositio super Isaiam ad litteram

托马斯作为圣经学士所写的第一部神学著作,一般认为是在他首次在巴黎教书时所作,但也很可能比那更早,是在科隆期间作为大阿尔伯特的学士时写的,即在1252年他去巴黎之前。它是对以赛亚书的一个速读,专注于字面意思,有一些旁批带有教牧学的和灵性实践的观点。

 

《关于〈耶利米书〉及〈耶利米哀歌〉》(Super Ieremiam et Threnos

也是同一时期“速读”的产物。

 

《就职演讲》(Principium“Rigans montes de superioribus” and “Hic est liber mandatorum Dei”

125633617日之间托马斯就任巴黎大学教师时的就职演说。第一篇以《诗篇》10313“你从高楼宫殿上,灌溉山地,以你出产的果实,饱饫普世”前半句为引句,根据托名狄奥尼修斯的中介体系思想,指出正如阳光先从高山依次照射到低处一样,上帝的智慧也经过博学之士之手传递到普通大众那里。第二篇是第一篇的扩展和补充,它以《巴路克》41“她就是天主的诫命书”为引言,解释了圣经各卷是如何分卷的。

 

《〈约伯书〉字义阐释》(Expositio super Iob ad litteram

该书写于奥维埃托(1261-1265),是给多明我会修士讲经的结果。这本书所讲主题跟同一时期写的《反异教大全》第三卷相同:神旨(Providence)。该书聚焦于约伯书的字面意义:约伯的故事,神旨的问题,义人受苦的问题,以及人的条件与神的管治。

 

《福音书历代评注汇编》(Glossa continua super Evangelia,亦称“金链”,Catena aurea

1262年末或1263年初,托马斯应教宗乌尔班四世(Urban IV)之请,编撰关于马太福音的历代评注,并于126410月教皇死前交付。其他三部福音书的评注汇编则是献给他的朋友和从前的学生Annibaldo d’Annibaldi1265-1268年完成于罗马。《金链》广泛搜集了教父语录,逐字逐句对四福音书作出阐释。它不单纯是一本汇编,还显明了托马斯的批判意识和对希腊教父的惊人知识。

 

《〈马太福音〉讲章》(Lectura Matthaum

写于托马斯第二次巴黎任教期间,可能是1269-1270学年。现存报道(reportatio,上课笔记)不完全,缺乏耶稣山上讲道的部分,后来这部分被人用其他作者的著作填充上了。利奥版委员会(Leonine commission)发现了一份新的稿子,包括了托马斯评注的全部内容,但目前仅有部分出版。

 

《〈约翰福音〉讲章》(Lectura super Ioannem

也写于第二次巴黎任教期间,可能是1270-1272年。笔记看来没有经过托马斯本人的审读。对约翰福音的神学阐释——圣约翰是思辨者的楷模,他将基督的神性予以特别的突出,正如托马斯在这部著作中的序言所指出的——无疑是托马斯留下来的评注中最完备也最深刻的。

 

《使徒保罗书信阐释与讲章》(Expositio et Lectura super Epistolas Pauli Apostoli

托马斯曾两次讲解过保罗书信,一次是在意大利(可能是罗马,1265-1268之间),然后是跟着在巴黎和那不勒斯,但两次都非全部讲完。他直接校对了《罗马书》释义的前八章,但后面的部分就没有校对了,因此很可能这门课程是开在他在那不勒斯时(1272-1273,此前在巴黎他写的东西太多,不太可能也完成了这本著作)。《哥林多前书》前十章的讲章中,佚失了710结尾到第10章的内容。Reginald of Peperno的听课笔记,从《哥林多前书》11章开始直到《希伯来书》,可能是1265-1268年托马斯在罗马讲课的结果。尽管资料上有一些佚失,但托马斯本人是把它们视作一个整体的,对此他在保罗书信总序里有所说明。

 

《〈诗篇〉遗著》(Postilla super Psalmos

写作日期不明,一般将之视为托马斯临死前一二年所作。它只阐释了《诗篇》前54首诗。

 

《〈雅歌〉阐释》(Super Cantica Canticorum

托马斯在福莎诺瓦(Fossanova)病重,临死前口授,是一篇简短的雅歌评注。

 

《圣经评注》(Commendatio Sacrae Scripturae

也即前面所说的两篇就职演讲。

 

亚里士多德著作评注

 

《〈论灵魂〉阐述》(Sentencia Libri De anima

阐述(Sentencia)是指对一部著作进行总结,并对它从义理上进行阐释。这篇阐述谈到了《论灵魂》的前三卷,是托马斯在罗马期间(1267底至1268夏)开始写的亚里士多德阐述系列的第一部。它的写作跟《神学大全》第一部第75-89问同时,它探讨的主题当然是人的灵魂。

 

《〈论感觉与可感对象〉阐述》(Sentencia Libri De sensu et sensato

写作日期晚于《〈论灵魂〉述评》,可能是在罗马准备去巴黎时(12689月)开始酝酿,1269年完成于巴黎,早于《论统一理智》(1270年)。该著包括两篇论文:第一篇叫《外感觉》(De sensu exterior),评注了亚里士多德的《论感觉与可感对象》;第二篇叫《论记忆与回忆》,评注了亚里士多德的同名著作《论记忆与回忆》。

 

《〈物理学〉阐述》

这篇对亚里士多德《物理学》八卷的阐述,写于第二次巴黎任教期间(1268-1269)。跟亚里士多德一致,托马斯在开头讨论了生成(becoming)的原则,在结尾则表明了第一推动者的存在。

 

《〈论天象〉阐述》(Sententia super Meteora

写于第二次巴黎任教期间(1270年前)。今存稿只到第二卷第5章。

 

《〈解释篇〉阐释》(Expositio Libri Peryermenial

写于127012月至127110月中旬之间。著作未完成,只写到第2章第2节。手稿跟《〈后分析篇〉阐释》一道从那不勒斯寄到了巴黎艺学院,在托马斯死后,后者希望保存它们。这部著作从内容到方法都紧跟着亚里士多德的原著进行。

 

《〈后分析篇〉阐释》(Expositio Libri Posteriorum

写作时间略晚于《〈解释篇〉阐释》。第一部分开始于巴黎(I1-26),用的是威尼斯的雅各的拉丁译本。继续写作于那不勒斯,采用了莫尔比克的拉丁译本,完成于1272年末。

 

《〈伦理学〉阐述》(Sententia Libri Ethicorum

写于巴黎,1271-1272年。它与《神学大全》第二部第二分部同时,是对后者的一个铺垫。这里“伦理学”是指《尼各马可伦理学》。

 

《伦理学表》(Tabula Libi Ethicorum

约写于1270年,是托马斯为准备写《〈伦理学〉阐述》和《神学大全》第二部而制作的。它列出了《尼各马可伦理学》和大阿尔伯特对其评注中提到的各项核心主题。未完成。

 

《〈政治学〉阐述》(Sententia Libri Politicorum

亦写于第二次巴黎任职期间(1269-1272)。未完成,停止于第3卷第6节。

 

《〈形而上学〉阐述》(Sententia super Metaphysicam

对其具体写作时间学界有争议。但大约写于1270-1272年之间,开始于巴黎但完成于那不勒斯。可以确定的是,它的写作要早于《论天与地》,后者写于那不勒斯,1272-1273年。

 

《〈论天地〉阐述》(Sententia super librum De caelo et mundo

这本关于宇宙论的书没有写完,只写到第3卷开头。

 

《〈论生灭〉阐述》(Sententia super libros De generatione et corruptione

写于前述两部著作之后,时间是1272年或1273年(托马斯停止一切写作活动之前),地点是那不勒斯。没有写完,停在了第1卷第5章。

 

其他评注

 

《关于波爱修〈论三位一体〉》(Super Boetium De Trinitate

该书尚存托马斯本人手写稿,写于他巴黎第一次任职期间,1257-1258年,或1259年初,在《论真理》和开始写《反异教大全》之间。托马斯是十三世纪唯一的评注波爱修这部著作的人。这部著作没有写完,里面关于波爱修《论三位一体》的阐释(谈到第2章头几行)是简短的。借着谈论人类关于上帝的知识,托马斯非常详细地阐述了他对于科学的认识论的思考。

 

《波爱修〈七公理论〉阐释》(Exposito libri Boetii De ebdomadibus

波爱修《七公理论》或可译为《论周期》。托马斯这本书比前面那本书写作时间晚,但具体时间地点难定,有可能是在第一次巴黎任教期间。该书着重讨论形而上学问题,尤其分有(participation)的教理。它显示了托马斯对新柏拉图主义的理解。

 

《关于狄奥尼修斯〈论圣名〉》(Super Librum Dionysii De divinis nominibus

或许写于逗留奥维埃托期间(1261-1265)或随后的罗马期间(1265-1268)。不能确定它是否讲课的讲章。托名狄奥尼修斯对托马斯有重要影响,托马斯把从他那里接受到的新柏拉图主义元素结合到了他自己的神学综合里。

 

《关于〈论原因〉》(Super Librum De causis

写于1272年上半年。这部著作显示了托马斯的考证能力,他正确地指出,这本被当时人归到亚里士多德名下的著作,其实是出自某位阿拉伯哲学家之手,后者从普洛克路斯的《基础神学》(Elementatio theologica)和(托名)狄奥尼修斯那里借用了大量内容,并且在许多观点上深化了跟新柏拉图主义者的对话。

 

论战著作

 

《反驳那些攻击上帝崇拜和宗教的人》(Contra impugnantes Dei cultum et religionem

巴黎大学世俗教员对托钵僧修会(多明我会和弗朗西斯会)会员进入大学非常不满(托马斯和波那文都两人都是托钵僧),里面有位教师叫威廉的(William of Saint-Amour)写了一篇猛烈攻击他们的小册子,题名《最近的危险》(Tractatus de periculis nouissimorum temporum),指责他们是不从事劳动的寄生虫,靠别人施舍为生。威廉于1256年春天遭到教会谴责。托马斯这部著作是在此之前写的,他逐字逐句地反驳了威廉的观点,对宗教生活做了清晰的定义,为新修会做了合法性证明,对教导、传道、告解的职事乃至神贫做了充分的论证。

 

《论灵性生活之完善》(De perfectione spiritualis uitae

这是托马斯反驳对托钵僧宗教生活方式的攻击的第二篇文章。它回应的是1269年上半年杰拉德(Gerard of Abbeville)发表的文章《反对悖逆基督徒之完善者》(Contra adversarium perfectionis christianae),写成于1270年初,最后几章仍旧回响着杰拉德在1269年圣诞节时提出的问题(见《任意提问集》XIV)。不过,托马斯并非为反驳而反驳,他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客观地说明宗教生活和基督徒之完善的教义。这篇文章中的内容后来被用到了《神学大全》第二部第二分部里。

 

《反对那些阻挠过宗教生活者的说法》(Contra doctrinam retrahentium a religione

它的写作时间比前面那本书稍晚,大约同时于《任意提问集》IV1272年四旬节),后者中的第23条重复了年轻人进入宗教生活的主题,第24条重复了规章与指导之间关系的主题——其写作是在1271年四旬节和圣诞节之间。(学界对此时间也有不同看法。)本书的内容后来在《神学大全》第二部第二分部得到反响,它强调了作为追随基督、达到基督徒的完善的手段,仁爱、意愿和神贫的重要性。

 

《论理智的统一,反阿威罗伊派》(De unitate intellectus contra Averroistas

这部著作是用来反对巴黎大学艺学院中的阿威罗伊派的。阿威罗伊的著作传到西方后,出现了一批阿威罗伊主义者,巴黎大学艺学院比较多,代表人物有西格尔(Siger of Brabant)和波依修斯(Boethius of Dacia)。他们对阿威罗伊本人的思想有所误读,其中之一就是认为阿威罗伊坚持,所有人只有一个理智。12701010日他们的13个论点遭到了巴黎主教们的谴责。这些论点可以总结为四点:世界的永恒性,否定上帝的一般的神旨,所有人共有一个理智灵魂(或可称为“一心论”,monopsychism),决定论。1277年主教们再次谴责了阿威罗伊派。托马斯这部著作写于1277年主教谴责之前,他反驳的观点是,使可能的理智成为一个独立于身体的实体,所有的人只(共)有一个理智,他认为这种观点既违反了亚里士多德的教导,也违反了基督教信仰。

 

《论世界的永恒性》(De aeternitate mundi

写于托马斯第二次巴黎任教期间,很可能是1271年。跟许多神学家对在这个领域里的强势的亚里士多德思想感到不安相反,托马斯表明,唯有信仰才能使我们坚持世界有一个开端,而要证明相反的观点是不可能的。

 

论文

 

《论存在与本质》(De ente et essentia

这篇文章是托马斯尚非硕士时写给他的多明我会弟兄们和同伴们的,一般认为是1252-1256年写于巴黎。该文分析了“本质”观念,澄清它跟实在和逻辑意图的关系,在后来引起很大反响。

 

《论自然原理》(De principiis naturae

这篇文章是写给一个名叫Sylvester的乞食僧的,写于托马斯成为硕士之前,但不能确定是在当学生时还是当讲授《章句集》的学士时。文中讨论的是变化的原理:物质、形式、缺乏,以及自然中变化的原因。

 

《神学大纲》(Compendium theologiae seu brevis compilation theologiae ad fratrem Raynaldum,神学大纲或神学简编,致Raynald弟兄)

这是应Reginald之请写的,依照神学美德的顺序写作,是一本简洁明了的基督教教义说明。第一部分写于罗马时期,大约1265-1267年,稍晚于《反异教大全》,里面讨论了基督教的信仰教义,从信经里采用了不少材料。后来写作被其他事务打断,托马斯在回到那不勒斯后继续写完。第二部分讨论了基督教的盼望,它跟对天父(Pater)的祈求相连。文章没有写完,在第二部分的第10章中止。

 

《论王制》(De regno ad regem Cypri,论王制致塞浦路斯国王)

约写于1267年,是写给塞浦路斯国王的(也许是Hugh II of Lusignan)。本文也被称为《王治》(De regimine principum),是写给一个国王的教导性的和道德性的著作,而非一篇真正的关于政治理论的论文。文章没有写完,真实的部分到了第II8节就中断了,后面的部分是后人续上去的。

 

《论分离的实体》(De substantiis separatis

本文也是写给Reginald的,晚于1271年上半年,地点或是在巴黎或是在那不勒斯。讨论的是天使,文章分为两部分:古人关于这个主题的思想(1-17章);公教信仰的教导。本文未写完,中断于第20章讨论天使的罪的地方。

 

书信和特约稿

 

《论高利贷》(De emptione et uenditione ad tempus,信用的买卖)

约写于1262年,回答一个名叫James of Viterbo的佛罗伦萨修院助理神父所提的关于高利贷的问题。托马斯很小心地参考了他的同道Hugh of Saint-Cher和教宗乌尔班四世的专职神父Marin of Eboli的意见。

 

《反对希腊人的错误》(Contra errors Graecorum

这是应教宗乌尔班四世之请,对一本希腊教父语录(名为《简册》或《论三一信仰》,编者可能是Nicholas of Durazzo)进行审查后写的,时间是1263年或1264年初。它被人糟糕地称为《反希腊人的错误》。文章共分为两部分。在第一部分,托马斯对一些模棱两可的文本进行了解释,注意到它们被可疑地利用了,有时翻译也很糟糕,他想要使教义内容脱离希腊教父们的教导;在第二部分,更近距离地检查了四个问题(圣灵从圣子发出,教宗的首要地位,圣餐庆仪中的无酵饼,炼狱的问题)。本文的问题在于托马斯完全依赖《简册》提供的资料而没有参考别的材料。

 

《论信仰之理性,致安提阿的领唱者》(De rationibus fidei ad Cantorum Antiochenum

这本小书是为回应某位“安提阿的唱诗班领唱者”的各种提问而写,后者跟近东各个圈子都有交往:撒拉森人,他们嘲笑基督教的诸如三位一体、道成肉身、救赎和圣餐的教义;希腊人和亚美尼亚人,他们不相信炼狱,还有别的民族,他们在上帝跟自由意志、功德的关系问题上,坚持跟穆斯林一样的观点。托马斯提醒他的通信者——后者要求理性的论证——我们必须只在对话者也接受的权威的基础上进行论证。基督徒论证者不能指望证明信仰,而只能辩护它,表明它不是假的。托马斯在行文中提到《反异教大全》,可见这封信的写作时间稍后于1265年。

 

《关于第一和第二教令的阐释,致图德丁的会吏长》(Expositio super primam et secundam Decretalem ad Archidiaconum Tudertinum

这部著作是写给图德丁的一位会吏长的,其时托马斯在奥维埃托(1261-1265)。托马斯在信中评论的第一条教令是1215年拉特兰公会议所作的一个信仰宣告,被称作“坚定”(Firmiter)。第二条教令“谴责”(Damnamus)也是同一次会议提出来的,它解释、反驳并谴责了约阿希姆(Joachim of Fiore)的一本攻击伦巴德的三位一体观的小册子。

 

《论信条和教会圣事,致帕诺莫的大主教》(De articulis fidei et ecclesiae ad archiepiscopum Panormitanum

这部著作是应帕诺莫大主教列奥纳德(Leonard)之请而写的,时在1261-1270之间。第一部分阐明了信经;第二部分讨论七大圣事。各项讨论形式上都是相同的:先给出一个简要的解释,然后指出圣经让我们去反驳的在这些主题上的主要错误。这本小书影响很大。

 

《就108条回答会长约翰》(Responsio ad magisstrum Ioannem de Vercellis de 108 articulis

多明我会会长约翰(John of Vercelli)看到有人指责他的同道彼得(Peter of Tarentaise,这人即后来的教宗英诺森五世)在评论《章句集》时提出的108个命题是违反正统的。约翰请托马斯做专家鉴定,看是否果真如此。托马斯认为指控者对彼得有意误读,而且很无知,还故意省略和漏字,是在诽谤彼得。这部著作写于罗马时期,大约是在1265-12661265-1267年。

 

《论解罪文》(De forma absolutionis

会长约翰请托马斯就某人写的一本驳斥解罪文格式的小书提出意见。托马斯于222日(也许是1269年)给出了鉴定意见。

 

《论秘密》(De secreto

这部著作并非托马斯写的,而是对他应会长约翰之邀参加过的一个委员会的报道:1269年巴黎的修院大会(general chapter)咨询了六位硕士,涉及的问题是,修会长官监督其下属的良心的权力有多大,假如下属被指责犯有秘密的错误,或者知道某种罪行(如偷窃、纵火)的作者却知情不报。托马斯在两个问题上的回答跟别的几个硕士不同,他认为长官在某些情况下有权要求其下属坦白秘密。

 

《论抽签,致托能戈的雅各大人》(Liber De sortibus ad dominum Iacobum de Tonengo

这篇文章写于罗马,12701271年夏天。雅各是教宗的专职神父。雅各所在教区在如何选举主教上无法达成一致,最后大家同意用抽签来决定。雅各就此咨询托马斯的意见。托马斯写了五章,论述了抽签的原因、目的、方式以及效力。他强调人的自由意志和神旨,认为抽签的结果亦是神旨的体现。他批评了那种认为抽签能预知未来的观点。

 

《就30条和36条回答一位威尼斯讲师》(Responsiones ad lectorem Venetum de 30 et 36 articulis

写于1271年。威尼斯一个小修院的讲师托钵僧Baxianus of Lodi就宇宙论的一些问题向托马斯求教(如星体的影响,天使的行为,地狱的地点等)。第一次回答了30条;后来威尼斯的学生们又加上了一些问题,托马斯也加写到了36条,插入了他在此期间回给多明我会会长约翰43问中的一些内容。

 

《就43条回答会长约翰》(Responsio ad magistrum Ioannem de Vercellis de 43 articulis

写于127142日,应约翰之请,对重要的宇宙论问题作出专家回答。约翰还请了大阿尔伯特和吉尔瓦比一起来回答。

 

《就6条回答毕尚的某位讲师》(Responsio ad lectorem Bisuntinum de 6 articulis

毕尚科(Besancon)小修院的一个叫杰拉德(Gerard)讲师就六个问题请教托马斯,前五个问题里面有这样的问题:向东方三博士显现的星辰其显现的形式是十字架的样子,还是人的样子,还是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样子?婴儿耶稣的小手创造了这些星辰吗?西缅关于童贞女马利亚的预言会每天都实现七次,直到复活吗?托马斯回信叫他不要老想这样轻佻无聊的问题。第六个问题跟圣事中的告解礼有关。该信的写作日期难定,但可能在1271年已写。

 

《致布拉班的女公爵的信》(Epistola ad ducissam Brabantiae

有学者考证,这位女公爵是马格莉特(Margaret of Constantinople),她是佛兰德斯的女公爵,也是佛兰德斯公爵兼首位康斯坦丁堡皇帝(First emperor of Constantinople)的鲍都因一世(Baudouin I)的女儿。她问的问题主要是对臣民的财政管理。托马斯用公共利益的原则来论证收税的合法性。该信写于巴黎,1271年。

 

《论元素的组成,致卡斯特罗卡利的菲利普师父》(De mixtione elementorum ad magistrum Philippum de Castro Caeli

菲利普是波洛纳和那不勒斯的医学教授,他向托马斯请教四大元素及其性质的事。古代医学认为四大元素的不同组合导致不同的气质和情绪。此信写于巴黎,可能是在1270年托马斯讨论实体形式的统一性之前。

 

《论心脏的运动,致卡斯特罗卡利的菲利普师父》(De motu cordis ad magistrum Philippum de Castro Caeli

收信人跟上封信一样。在信里托马斯坚持人和动物的心脏运动是一种自然的运动,而不是阿尔弗雷德(Alfred of Sareshel)所认为的一种不自然的运动。这封信的写作日期不明,也许是1273年写于那不勒斯。

 

《论自然的隐秘运行,致某位山外骑士》(De operationibus occultis naturae ad quondam militem ultramontanum

写于第二次巴黎任教期间(1268-1272),“山外骑士”可能指意大利的某位军人。托马斯试图将神奇之事(magic practices)中来自于自然原因的和可归之于魔鬼之为的区分开来,对后者托马斯是谴责的。

 

《论占星术》(De iudiciis astrorum

有人(也许是Reginald)问托马斯,是否可用占星术。托马斯并没有否认星体对我们世界的物体上的效应,但坚定地把人的行为排除在其影响的范围之外,结论是,用占星术来卜算本依赖于人的意志的事情,这是一种重罪。此信写于第二次巴黎任教期间(1269-1272)。

 

《致卡西诺修院院长伯纳德的信》(Epistola ad Bernardum abbatem casinensem

信中解释了圣格里高利的《论风俗》(Moralia)中一段话的含义,这段话涉及上帝的预知不会出错及其跟人的自由的联系。这封信是托马斯最后的著作之一,写于12742月中旬,其时托马斯在阿奎诺,或在马恩扎(Maenza)城堡之中,是他在前赴里昂大会时的落脚之地。

 

礼仪著作、布道、祷词

 

《论基督奥体节日庆典,与教宗乌尔班诏书有关》(Officium de festo Corporis Christi ad mandatum Urbani Papae

教宗乌尔班四世在1264811日发布诏书,在普世教会设立基督奥体节日庆典。托马斯对此表示支持。写于奥维埃托时期。

 

赞美诗“崇拜你”(Hymn “Adoro Te”

学界对此赞美诗是否出自托马斯有争议,近期倾向于肯定。

 

《论十诫》(Collationes in decem precepta

托马斯所做的关于十诫的讲道,传下来的版本是用托马斯的母语意大利语写的。先讨论两大诫命(爱神爱邻),再讨论十诫。讲道时间地点难以确定。

 

《论主祷文》、《使徒的象征》、《天使的问候》等讲道(Collationes in orationem dominicam in Symbolum Apostolorum in salutationem angelicam

难以确定这一系列布道的时间和地点。

 

其他布道

 

许多布道被归于托马斯名下,但大多为托名之作。学者们甄别出了19篇。

 

托马斯去世后,随着他的被封圣,越来越多的作品被归到他名下,有些还颇有名气,如《论错谬》(De fallacis)和《论命题模式》(De propositionibus modalibus)等,但经过学者们的辛苦考证,都一一被证实为伪作。此外还有人从托马斯的长篇著作中挑选出一小部分单独成篇,另加题名的。托马斯的全部真实作品,还是以我们上面所列举的为准。

 

托马斯著作的版本与翻译

 

托马斯全集的现代版本有三种:帕尔马版、卫维斯版和利奥版,依时间先后为:

ParmaSancti Thomae Aquinatis Doctoris angelici ordinis predicatorum Opera omnia ad fidem optimarum editionum accurate recognitaParmae typis Petri Fiaccadori25 vols.1852-1873ReprintNew York Musurgia1948-1950.

 

VivesDoctoris angelici divi Thomae Aquinatis sacri Ordeinis F. F. Praedicatorum Opera omnia sive antehac excusasive etiam anecdota…studio ac labore Stanislai Eduardi Frette et Pauli Mare SacerdotumScholaeque thomisticae AlumnorumParisiis apud Ludovicum Vives34 vols.1871-1872.

 

The Leonine EditionSancti Thomase Aquinatis doctoris angelici Opera omnia iussu Leonis XIII. O. M. editacura et studio fratrum praedicatorumRomae1882- 1996年出到了第29卷).

 

此外还有些小的冠以“全集”但实际上不那么全的版本。

 

托马斯著作的字数总共有多少呢?根据有关学者发表在《托马斯索引》(Index Thomisticus)上的统计,托马斯对亚里士多德著作的注释,包括《论灵魂》第一卷在内,共有1165000词,占了他全部著作的13%[2],由此可推算出托马斯著作的全部字数在8900000词左右。考虑到拉丁文本身很精省,翻译成现代西方语言要多出很多字。如果将它们全部翻译成汉字,应当会超过一千万字。相当于五百万字左右的《鲁迅全集》的两倍。

 

在翻译上,《神学大全》、《反异教大全》这样的主要著作被译成各种现代西方语言,篇幅较长的《论真理》、《〈约翰福音〉讲章》也被翻译,而像《伦巴德〈章句集〉注疏》这样的早期长篇巨制尚无翻译。在《神学大全》中,最值得我们重视的是英国60卷本的拉英对照的译本,它对于我们研究托马斯将有很大帮助。具体名称为:BlackfriarsSumma theologiaeT. Gilby and T. C. O’Brieneds.60 volumesLondon-New York1964-1973.

 

明末清初来华的耶稣会士都很熟悉托马斯神学,因为耶稣会是将托马斯当作他们的官方神学家的,推崇备至。在利玛窦的《天主实义》中,我们不难发现托马斯神学的影子。清康熙十六年和顺治十一年间,利类思神父将《神学大全》前面的一部分翻译为中文,题名《超性学要》,在京城出版。但作为西学传入中国的“格义”阶段,里面许多神哲学名词都要初创,尽管里面的格式尽量向中国人靠拢(每一题都分为“经”“疏”“驳”“正”),但恐怕有机会阅读到的中国人仍无难以理解其内容,何况禁教之后,有机会且有修养读到它的人寥寥无几。民国十九年(1930)至1932年,该书又在北平和上海两地再版(上海为土山湾印书馆)。1950年张金寿重新翻译它,名为《神学集成》,但只译出第一部前面43题。前几年台湾中华道明会(多明我会)和碧岳学社译出了(周克勤总编)《神学大全》,共17卷,多从原文翻译,工程浩大,居功厥伟。商务印书馆亦在组织人员(武汉大学哲学系)翻译《神学大全》和《反异教大全》,两地术语可能会有些差异,但就推进对天主教神学、对托马斯思想的了解而言,都可以说是划时代的贡献。

 

注释:

 

[1]G. Emery“Brief Catalogue of the Works of Saint Thomas Aquinas”in Jean-Pierre TorrellSaint Thomas Aquinasvol. IThe Person and His WorkThe Catholic University of America PressWashingtonD.C.1996pp.330-361.对每篇作品更详尽的写作情境说明,可参Torrell此书。J.A WeisheiplFriar Thomas d’AquinoHis LifeThoughtand WorkN.Y.Doubleday1974.

[2]Mark D. JordanRewritten TheologyBlackwell Publishing2006.p.62.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基督教研究室研究员)

(来源:卓新平、唐晓峰主编《基督宗教研究》第16辑,宗教文化出版社,20141月)

 

                                                          (编辑:霍群英)


免责声明
  • 1.来源未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不代表世界宗教研究所立场,其观点供读者参考。
  • 2.文章来源注明“世界宗教研究所”的文章,为本站写作整理的文章,其版权归世界宗教研究所所有。未经我站授权,任何印刷性书籍刊物及营利性性电子刊物不得转载。欢迎非营利性电子刊物、网站转载,但须清楚注明出处及链接(URL)。
  • 3.除本站写作和整理的文章外,其他文章来自网上收集,均已注明来源,其版权归作者本人所有,如果有任何侵犯您权益的地方,请联系我们,我们将马上进行处理,谢谢。
收藏本页 】 【 打印 】 【 关闭

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主办:中国社科院世界宗教研究所  协办:

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内容与技术支持: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网络信息中心

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联系人:霍群英 李文彬 电子邮箱: .cn

地址:北京市东城区建国门内大街5号844房间    邮编:100732

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电话:新澳门萄京娱乐场官网

威利斯人娱乐网址威尼斯正版官方网站新萄京棋牌手机版js55555金沙老品牌8455网站